一颗大豆,如何牵动我国粮食安全和发展大局?

发布日期:2022-05-11  浏览次数:22

5月7日,《农民日报》在头版刊发一则消息,题目为“胡春华在黑龙江督导扩种大豆工作”。这则消息不到500字,我们先来看看主要说了什么。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5日至6日在黑龙江省黑河市实地督导扩种大豆工作。他强调,要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提高大豆油料生产的重要指示精神,坚决采取多种措施增加大豆生产,确保完成扩种目标任务,切实提高自给保障能力。 胡春华指出,黑龙江等东北地区大豆面积和产量占全国的六成左右,对实现扩种大豆目标任务至关重要。要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加快恢复和增加大豆播种面积,努力为全国扩种大豆作出更大贡献。要统筹用好粮食生产扶持政策,加大耕地轮作补贴和产油大县奖励力度,切实调动农民和主产区扩种大豆积极性。要积极抢抓农时,加大对春播的组织动员力度,加强农资供应保障和农机调配,精准有效做好农业技术指导和社会化服务,确保按时完成春播任务。 胡春华强调,各地要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及时将扩种大豆任务分解到市县、落到具体的田头地块,一年接着一年抓好任务落实,确保最终全面完成目标任务。要大力推广大豆玉米带状复合种植,因地制宜充分挖掘各地种植潜力,多途径增加大豆面积。要加快培育高产、高油、高蛋白大豆等新的优良品种,大力推广高产种植技术,依靠科技进步加快提高大豆单产水平。 中国历史上的大豆 一颗大豆,为何能让国务院副总理专程实地督导?背后的故事远比我们现象的要心酸的多。 中国本土五种主要农作物大家还记得吧——黍、粟、稻、麦、菽,其中菽指的就是大豆。中国是大豆的原产地,《墨子》中提到“耕稼树艺聚菽粟”,《荀子》中则说“工商不耕田而聚菽粟”,西汉农学著作《氾胜之书》积极倡导种植大豆,陶渊明《归园田居》:“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种的也是大豆。 大豆18世纪之后传入欧洲,1765年引入美国。大豆的拉丁文、英文、法文、德文、俄文等,发音都类似汉字“菽”,这是世界各地大豆来源于我国的证据之一。 从战国到清朝,中国一直都是世界最大的大豆生产国。据资料记载,1908年,中国大豆的出口额是100万吨,到1930年,这个数字变成了540万吨,翻了五倍。大豆的迅速增长,带动了整个产业链,仅1908年一年,大连就增加了14家油坊,此后几年里大连的油商不断增长,最后铸就了大连“中国油坊之都”的称号。 从最大出口国到最大进口国 但谁也想不到,到2020年,我国进口了超1亿吨的大豆,这是怎么回事? 故事要从1994年说起,为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1994年,中国和美国经过多轮谈判,签署了《中美农业合作协议》,协议其中有一条规定,中国必须放弃对大豆的配额制度,进口关税下降到3%。 什么叫配额制度?打个比方,比如当年中国需要的大豆是1000万吨,其中500万吨国内生产,那就分配400万吨额度从国外进口,剩下100万吨作为缺口,刺激国内大豆种植,以此来保护国内的大豆种植。 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国家大豆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韩天富,在今年3月接受光明日报采访时说,加入世贸组织时,我国为实现与主要贸易伙伴的进出口平衡,基本放弃了对大豆产业的关税保护。 而在签署协议的第二年,美国孟山都公司开发出世界上第一个商业化的转基因大豆品种,让美国以及南美等国的大豆产品大幅提高。同时,美国也开始对国内大豆种植进行补贴,让种植成本远低于其他国家。于是,一船船满载低价转基因大豆的货轮,跨过太平洋从美洲开往中国。 也是从这一年,我国开始从大豆净出口国变成净进口国。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00年我国进口大豆为1042万吨,2010年为5480万吨,2016年超8000万吨,到2020年达到创历史的1亿吨,进口依存度超过80%。 2021年,我国进口大豆9652万吨,共花费535.39亿美元,按当时的汇率折合人民币约3459亿元。花钱还是小事,如此重要的主粮供应掌握在别人手里,一旦遭到断供,后果不堪设想。 为什么不扩种大豆,满足国内需求? 一是因为大豆产量低,要生产出同样数量的大豆,需要比玉米多出两倍多的耕地。我国大豆与大豆育种先进国家相比还有差距,2021年,我国大豆平均亩产130.2公斤,仅为世界平均单产的66%,不到美国、巴西单产的60%。科技创新不足是我国大豆生产落后于美洲大豆主产国和国内主粮作物的重要原因,这其中最重要的是种子。 此外,我国耕地面积少。2021年8月26日,国务院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领导小组办公室、自然资源部、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主要数据公报》数据显示,我国耕地面积为19.18亿亩,而其中适合大豆种植的旱地为9.65亿亩,占50.33%。 韩天富在接受光明日报采访时也说,客观讲,进口大豆主要是为满足畜牧业快速发展所需的饲用蛋白需求,是人多地少国情下的权宜之计。 没办法,有限的耕地必须首先保障小麦等主粮的种植面积,把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上,大豆扩种只能等待时机。 我国出台“大豆振兴计划” 千方百计提高自给率 转机发生在2016年,这年起我国开始实行种植结构调整,增加大豆的种植面积。一个原因是因为这一年由“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选育的超级稻新组合年亩产达1537.78公斤,打破双季稻产量1500公斤的世界纪录,让我国能腾出更多的土地种植大豆,减少对进口的依存度。 2017年,中国大豆主产地黑龙江省,发布大豆生产者补贴标准为173.46元/亩;2018年4月,补贴标准再次上调,达到每亩200元以上,11月,已达320元/亩。 2019年,针对我国大豆种植面积小、单产低、总产少、产不足需的现状,中央“一号文件”中提出“大豆振兴计划”,从扩大种植面积、提高单产、提升品质、绿色发展等几个方面全盘谋划“大豆振兴”。 到2020年,我国大豆播种面积扩大到1.48亿亩,亩产增加到132公斤。2021年年底,“大力发展大豆油料”接连被强调。其中12月27日,全国农业农村厅局长会议明确强调,要攻坚克难扩种大豆油料,把扩大大豆油料生产作为2022年必须完成的重大政治任务。 去年年底,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专题研究“三农”工作并发表重要讲话,强调要实打实地调整结构,扩种大豆和油料,见到可考核的成效。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大力实施大豆和油料产能提升工程。 为何我们要如此强调扩种大豆?华南农业大学国家农业制度与发展研究院院长罗必良看来,地缘政治局势变数使进口来源单一的中国大豆面临危机,因此降低大豆进口依存度非常必要。 韩天富在接受采访也说,在进口大豆冲击的不利环境下,我国大豆生产规模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并未萎缩,一直牢固守护着食用大豆阵地。在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背景下,必须将粮食安全主动权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因此要攻坚克难扩面积,千方百计提单产,提高大豆自给率。 大豆与我们的生活 大豆不像稻米那样简单、直观的呈现在我们生活中,但它的产物不断浸润着我们的生活。一颗大豆,内含40%蛋白质 20%脂肪,是谷类和薯类的2.5到8倍,其中蛋白质的含量比猪肉和鸡蛋还高两倍,素有“植物肉”之称,是中国人主要的蛋白质来源。 我们生活中,从豆腐、豆浆、腐竹到腐乳、酱油、豆豉,再到炒菜的植物油,都是大豆的产物。在工业中,大豆是卵磷脂和硬脂酸的主要来源,前者在工业、医药、造纸、制革中广泛使用,后者是矿石浮选剂和肥皂蜡烛的必要物质,大豆与酒精混合可以制造人造橡胶、液体燃料、印刷油墨等等,大豆榨油后的废料,是畜牧业中最优质的蛋白质饲料。 一颗大豆,牵动着我国的粮食安全和经济社会发展大局,直到今天,我们依然没有摆脱大量进口大豆的现实,就在刚刚过去的2022年一季度,又有3422万吨大豆漂洋过海进入我国。 夺回大豆主导权,保障我国粮食安全,任重道远,而与我们普通人来说,就要从节约每一粒粮食做起。